最具特色的口袋公园成为“绿色生活”美好的注脚

在公园城市建设过程中,“小、多、匀”的口袋公园是“千园之城”的重要一环,也是15分钟生活圈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打造更多能让老百姓“走得进、留得下、记得住”的绿色开放空间,本市从“十三五”启动街心花园建设,“十三五”共建设街心花园230个。

“十四五”开始,本市启动口袋公园建设。据市绿化市容局最新数据,截至2022年底,本市共建设街心花园和口袋公园390座,其中纳入城乡公园名录的口袋公园有172座。今年,“新建改建60座口袋公园”被列入市委、市政府2023年度实事项目,预计10月底将提前完成。

除数量增加外,上海口袋公园的建设突出“开放共享”理念,加入更多主题特色和文化内涵。儿童友好、拆违建绿、为古树而建、集民智……一个个各具特色的口袋公园出现在老百姓身边,成为“绿色生活”最美好的注脚。

如果你开车经过内环漕溪北路立交桥,从高架往下看,你会看到一片色彩斑斓的场地,或许还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这里,曾是高架桥下“被遗忘的角落”,如今却成为了全市首座儿童友好型口袋公园——乐汇小游园。

走进乐汇小游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9根巨大的彩绘高架桥柱,桥柱上画的“乐乐”“汇汇”两只小兔子,代表公园诞生于兔年。园内,被分为探趣乐园区、绿动乐园区、好奇乐园区以及亲子驿站区4个特色活动区,可以满足从学龄前到初高中等全年龄段孩子的玩乐需求。

比如在低龄区,桥下半空中架起了一条蜿蜒的彩虹桥,串联起各项游乐设施。大大的沙坑、毛毛虫滑梯、三组雾喷、水动力空间等,都是学龄前孩子的最爱。正值夏日,不少孩子们在水动力设施边玩得正欢,每隔2分钟喷出的阵阵水雾更是为他们带去了清凉。

转入青少年区,移动篮架、阶梯看台围出了一片蓝色的篮球场。树洞、石头、配电箱上,不时会出现小动物的彩绘身影,“一步一惊喜”地引导孩子们热爱自然、关注生态。

好奇乐园区位于场地南侧,围绕碳中和、水循环、城市生态等理念打造互动展示,设置了科普小程序系统、问答墙、标识牌、可视化展示池、新媒体互动屏、二维码等,将智慧科技和减碳行为、视觉科普充分融为一体,为市民打造身边的“生态课堂”。此外,一座由集装箱改建的亲子驿站与彩虹桥遥相呼应,为社区活动预留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乐汇小游园践行“海绵城市”理念,绿地原有混凝土硬地面积占60%,现在全部改为透水沥青、透水砖等透水材料。同时对高架雨水进行收集、纳管、再利用,并大量引入固碳能力强的植物,充分体现“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和低碳发展”的原则。

乐汇小游园总设计师、上海建工园林集团旗下上海园林绿化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佳告诉记者,这处口袋公园所在地,曾是一片以防护林为主的绿地,周边都是市政马路,绿化密、噪声大,几乎无人问津。

在设计方案时,周佳与团队成员多次前往周边区域征集,询问大家的需求。不少居民提到,田林地区、漕河泾地区几乎没有适合儿童玩乐的公园,每到周末,很多孩子只能去宜家门口一块很小的儿童游乐场玩。结合地理位置和居民需求,再考虑到旁边就有一处能容纳数十辆车的停车场这一“天然优势”,最终绿化部门确定,将这里改造为“儿童友好型”口袋公园。

如何体现“儿童友好”?记者在园内逛了一圈,设计中的细节可谓处处用心。比如,园内公厕的洗手池更低矮,还配有母婴室。沙坑座椅外,有一圈贴着警示带的透明挡板,降低了孩子跌落的风险。沙坑边的小凸起,可以刮去鞋底细沙,防止孩子们奔跑时滑倒。彩虹桥两端都有台阶和无障碍坡道出入口,方便婴儿车和轮椅车上下。地面则采用EPDM材质,与传统塑胶地面相比,弹性和柔软度更好,孩子摔倒也不容易破皮。甚至,低龄活动区周边几乎看不到枸骨等带刺植物,将“儿童友好”诠释到极致。

桥下空间改造为公园,难点之一是在高架桥柱下施工困难,之二是要结合地形地势、桥阴面积等特点“因势利导”地规划布局。周佳介绍,虽然整块场地较复杂,但方案中处处因地制宜,不仅提高了场地利用率,还增加了6%-7%的绿化率。

比如,高架下常年不见阳光的区域,种植喜阴的蕨类植物;半阴区域,则种上耐阴的杜鹃;高架桥柱落水管边易积水地区,索性打造了“雨水花园”;几根高架桥围出的三角区域光照最好,便设计为篮球场。而对于很多家长关心的尾气问题,设计方更是保留了原有绿地内的高大水杉等作为天然屏障,又增补了很多固碳能力、吸收尾气能力极强的植物。设计方还从上海植物园寻找资源,增加了许多不常见的玉兰品种,春季走在彩虹桥上,各色玉兰几乎触手可及。

公园建好后,设计方和管理方也经常来观察孩子们的活动需求,并及时作出调整。沙坑的挡板、水动力边的雾喷,都是前不久加装的。“原本以为沙坑已经够大了,想不到现在周末常常一‘位’难求。”周佳笑称。

如今,乐汇小游园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口袋公园,不仅周边居民常来遛娃,就连外区市民也会开车来玩。“‘乐汇’谐音‘乐惠’,在上海话里代表舒适惬意,传达着一种小美好、小快乐的生活态度。我们建造口袋公园的初心,也是希望为周边居民带去家门口的快乐。”周佳说。

原先是一幢违法建筑,拆违后“长出”了一个口袋公园。这,就是漕溪路地铁站口袋公园的前世今生。“清风徐来”的设计理念,“螺蛳壳里做道场”的百变空间,讲述的正是申城通过建设口袋公园“见缝插绿”的故事。

在漕溪路地铁站三号口外,记者看到,一片6200平方米的口袋公园已初具雏形,与徐家汇体育公园、上海数字文旅中心等形成了整体。

狭长形的公园中,木结构的“清风驿站”是最吸睛的建筑。建筑两端是预留给社区的活动空间,今后可以将市民园艺中心、林长议事厅、党群服务中心或居委会的部分功能外移嵌入,也可以将折叠门完全打开成为半开放式的空间供市民休憩。驿站中间则是连廊,阵阵夏风穿堂而过,演绎着清风徐来的设计理念。

口袋公园的外围,也进行了退界调整,将人行道内翻到了公园中,行人走路更安全,人、机、非混行的局面今后也再也不会出现。同时,新移栽的银杏、樱花、八仙花、月季和草坪点缀在四周,待到春秋两季,这里又将成为周边居民赏粉嫩樱花、观黄金叶的新去处。

最实用的设计,或许是驿站外围预留的电源线和宽阔空间。绿化部门表示,由于这里紧邻漕溪路地铁站出站口,是不少打工人上班的必经之路,因此今后驿站外考虑引入早餐柜、咖啡吧等轻餐饮。如此一来,市民在地铁上就能点好早餐,出站后顺便就能带走。

这片区域原为上海靓妆市场,2006年形成后曾经是年轻人的潮流聚集地,售卖服饰、化妆品、家居用品等的小商铺一应俱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靓妆市场人气减弱,另一方面建筑性质原本就属违法,因此,再也不“靓”的街区期待能迎来新生。

建口袋公园,是民心所向。2022年,所属漕河泾街道配合徐家汇体育公园环境提升工程,牵头相关部门完成漕溪路靓妆市场清退拆除工作,拆除面积4779平方米。徐汇区绿化管理中心绿地管理科科长曾俊介绍,这也是徐汇区通过拆违建口袋公园面积最大的一处。

借此契机,徐汇区对原有桥下较为混乱的空间进行了梳理,规范了地铁周边的停车问题。同时,结合口袋公园建设,不仅提升了景观,也拓宽了前往地铁的道路。而在口袋公园的一侧围栏,又应边上小区居民的要求,开辟了一扇小门,让大家前往公园和地铁更便捷。

据悉,2022年以来,徐汇区通过“见缝插绿”“拆违补绿”“拆墙改绿”等方式,建设各具特色的口袋公园24个,新增绿地18万平方米。同时,从口袋公园的方案设计阶段、施工阶段到使用阶段,全程通过走访、召开座谈会、发放意见征询表、增设意见箱、建立微信群等方式广泛听取各方意见,让公园绿地更加贴近实际使用需求。而口袋公园建成后也注重“共治共享”,从以往绿化部门一家管理的传统模式,向属地街道、环卫部门、社区居民等多方联动、共同维护的新模式转变。

一株古蜡梅,坐拥一座公园。古树名木不仅是宝贵的物种资源,也是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见证者,承载着城市记忆和百姓乡愁。在浦东,有一座为古树圈地建造的口袋公园,其中不仅藏着一段市民捐赠古树的美谈,更显现出政府部门不负所托、细心呵护的初心。

古蜡梅园位于樱花路海桐路路口,占地约3600平方米。正值盛夏的中午,掩映在绿荫中的百岁古蜡梅树,“端坐”在圆形花坛中,就如同一棵普普通通的灌木,“颜值”并不出众。小巧的口袋公园也一眼就能望遍,如果不走近细看介绍,匆匆而过的路人或许并不会注意这位“百岁老人”。

但这株“镇园之宝”的身世,颇有讲头。20多年前,古蜡梅树还长在居民楼房的后院,是一户罗姓人家祖上三代的“传家宝”。本世纪初,蜡梅所在区域要动迁,70高龄的罗女士了解到有专门的古树保护管理部门,便主动提出将蜡梅捐给国家。

2003年,相关部门鉴定后将蜡梅认定为二级保护古树,树龄约100年,编号1535。根据《上海市古树名木保护条例》,原来规划用于建造房屋的地块调整为古树保护区,成为一片大树林立的绿地。

虽然成为保护区,但蜡梅长势却不太好,叶子耷拉发黄。“蜡梅喜欢阳光,但原来这棵树旁边围了一圈高大的香樟,把阳光都遮住了。而蜡梅所在位置地势较低,排水不畅,导致古树生长愈发衰弱。”浦东新区绿化管理事务中心绿化科负责人杨乾坤介绍。

如何更好地保护古树,成为绿化部门面临的重大课题,抽稀乔木建造口袋公园的想法便应运而生。改造中建设了排水设施,又对已经退化的土壤进行了替换,重新加营养土。同时,调整了过于密闭的上层香樟乔木,让古蜡梅“重见天日”。

同时,根据《上海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保护条例》,古树周围不小于树冠垂直投影外五米的范围为最佳保护范围,方案中增设了直径24米的圆形耐候钢花坛,作为屏障将古树与外界隔开。由于花坛内不适合种其他植物,便用褐色碎树皮覆盖了裸露的土壤,增加美观度。

为突出“古蜡梅”的特色,改造时绿化部门又在园内移植了10余个品种的蜡梅作为呼应,包括常见的素心蜡梅、花蕊为紫色的磐口蜡梅、花瓣长条状的狗牙蜡梅、夏季开花的夏蜡梅、花朵呈白色的柳叶蜡梅等。同时,由于周边居民区、学校众多,园内又增加了225米的环形绿道、座椅、科普牌等,为市民提供休憩场所。经过一系列复壮措施,如今的古蜡梅已恢复了昔日风采,树叶越来越绿,树型也越来越丰满。

如今,每到气温适宜的日子,尤其是开学后的下午三四点,这里就会热闹非凡。一路之隔就是海桐小学和六一幼儿园,不少家长会坐在园内等待放学,接到娃后又会呼朋唤友一同在公园里玩耍。“以前这里是一片绿化带,没有这么开阔的场地和这么漂亮的景观,改造后增加了座椅和诗词墙,孩子一边玩,一边还能学学蜡梅的知识。”市民顾先生说。

绿化部门也会经常派人来园,观察蜡梅长势,并随时作出调整。今年4月记者第一次探访时,古蜡梅身后的景观墙还是由镜面钢制成,此次采访时已换成了古色古香的诗词墙,镶刻了杨万里等诗人关于咏叹蜡梅的古诗,不仅与素雅的环境更搭,也减少了光污染和孩子玩耍的风险。

据悉,浦东新区“十四五”期间计划筛选50余块直管公共绿地、30块街镇公共绿地新建改建为口袋公园。今年,浦东新区计划建成26座口袋公园,其中10座为直管、16座为镇级。

为了两棵雪松的去留,征询了3个门洞、72户居民的意见。作为曹杨新村面积最大的街头绿地,杏杨园改造过程中的这个小插曲,至今被附近居民津津乐道,称赞它“最贴近,最温暖民心”。

上周,记者来到改造一新的杏杨园。这处口袋公园面积约2100平方米,进门处的圆月景观雕塑上书“杏雨红初散,杨烟绿半消”的诗句,令公园平添风雅。入口处的无障碍斜坡,使轮椅车、婴儿车通行无阻,儿童游乐设施是周边小区孩子们最爱的场所,玻璃连廊及健身设施则为老年人聊天交友提供了宽敞的空间。公园东侧,曹杨环浜的河水缓缓流淌,浮萍依依,睡莲绽放,如同一幅浓翠欲滴的水彩画。

改造前,这里却是一块令人又爱又愁的绿地。说爱,是因为绿地内大树高耸,绿色生态基底深厚;说愁,是因为绿地布局不合理,导致老人们总爱聚集在靠近居民楼的一侧闲聊、下棋、打牌、打羽毛球,还有两棵高大的雪松矗立在楼前,已有倾斜和倒伏之患。因此,杏杨园小区的居民常年为噪声和采光所扰。同时,因建造时间已久,绿地内的路面坑洼不平,健身设施也年久失修。

“那时,早上5点多,其他小区的老人就聚在楼下聊天,我家宝宝才三个月大,天天没法休息。”家住二楼的居民朱敏回忆道,当时楼里不少居民常常反映噪声问题,还为此打过110和12345。

借着改造口袋公园,居民们的“急难愁”是否能一一破解?这考验着职能部门为民办实事的初心、决心和信心。

今年4月,一场征询会在杏杨园居委会举办。30多位居民齐聚一堂,对杏杨园的改建方案建言献策,普陀区绿化管理局等相关部门也认真倾听,并将居民需求落实到设计方案中。改造中,杏杨园调整了布局,在绿地靠河的东侧建造了一座连廊,将座椅等设施移到廊架下,以此“吸引”老年人移到这里来闲坐、聊天、下棋。在西侧的居民楼前,设计建造了一座儿童游乐设施。这样一来,不仅孩子们有了玩耍的去处,稚嫩的童语声和固定的作息时间也相对更容易被临窗居民所接受。

更让居想不到的是,为了两棵雪松的去留,绿化部门和居委会竟挨家挨户征询大家的意见。最终72户人家全部同意移走雪松,留下阳光。“其实按相关法律法规,公共绿地内迁移树木无须征询居见,因为不是小区内部绿地。但杏杨园离居民楼较近,确有特殊性,我们本着将造口袋公园这件好事办好的想法,还是决定听听大家的想法。毕竟口袋公园是服务百姓的,我们未必能考虑得比市民更周到。”普陀区绿化市容局绿化建设科副科长张璟说。

除了布局,绿化也有提升。原先绿地以建村72年的曹杨新村绿化作为基底,虽然树木高大,但品种单一,特色欠缺,郁闭度高。此次改造,园内增添了绣球、玉簪等地被开花植物,景观更漂亮了。为了契合“杏杨园”的名字,园内在保留绿化骨架的同时,又增补了杏树等树种。同时,曹杨环浜的滨河空间也建造了步道,地坪经过了翻新,夜间照明更亮了。

6月初开园后,居民反响特别好。杏杨园居民区党总支戴敏洁表示,杏杨园小区共899户居民,大家都特别喜欢这个家门口的小公园。“举个例子,公园入口处改成无障碍通道,有时会有人骑共享单车到小区侧门边。居民们看到有车停在园子里,都会主动将车推到路边,对公园的爱护可见一斑。”戴说。

随着杏杨园的建成,以曹杨环浜为中心2公里范围内,沿着花溪路、棠浦路、枫桥路等市级林荫道步行,曹杨公园、碧波园、棠浦园、兰溪青年公园、曹村源园等公园绿地已串珠成链,“环形”滨河景观也已逐步成型。据悉,目前普陀区在册的口袋公园共有20座,今年计划再建4座口袋公园,目前2座已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