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将协同治理固废围城

随着工业和信息化部在河北唐山启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下称行动计划),北京、天津、河北、陕西、内蒙古、山东等6省区市开始着手构建区域资源综合回收利用体系。

行动计划显示,在不远的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年消纳工业固体废物4亿吨,总产值达到2200亿元。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是我国重化工业集中的区域,但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工业固体废物。

日前,工信部公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显示了这一数据。

同时公布的数据还有:北京2014年产生的大宗工业固体废物(含废石)0.5亿吨,天津0.2亿吨,山西2.7亿吨,内蒙古2.8亿吨,山东1.8亿吨。其中,河北是产生固废的大省,高达15.7亿吨。其中,仅承德尾矿库就达867座,尾矿存积量近22亿吨。

工信部副部长毛伟明强调,京津冀地区大宗工业固体废弃物历年的堆存量更是数字惊人。他同时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也是再生资源高度集中的区域,2014年主要再生资源产生量达4410万吨。

主要再生资源包括废钢铁、废有色金属、废塑料、废轮胎、废汽车等。数据显示,再生资源产量北京550万吨,天津360万吨,河北1080万吨。

“特别是近年来,我国钢铁业快速发展,推动了燕山、太行山铁矿的大面积开采,其结果形成了尾矿的巨量排放。目前燕山地区尾矿存量巨大,大面积的尾矿库堆积,存在着溃坝等极大的安全隐患。”毛伟明说,“同时,这些地区也是京津的重要水源地和水源涵养区,大面积的尾矿库堆积

“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尾矿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秘书长杜根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经过我们的技术攻关,我们完全可以用尾矿替山炸石得来的砂石料,并已有多年的成功实践经验。”杜根杰表示。

事实上,据了解京津冀地区每年建筑用石灰岩质砂石料总消耗约6亿吨,基本通过开山炸石取得,据估算爆炸排放的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大约相当于746万辆小汽车的年排污量,超过北京市全部机动车的排放量。

在距离北京约200公里的河北省定州市,一座规划占地一万余亩的北方再生资源产业基地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

基地分拣市场内堆满的废旧橡胶、塑料,多半是从周边的北京、天津等大城市转运过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加速背景下,河北正为破解京津“垃圾围城”难题拓展新空间。

据介绍,“十二五”以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初具规模,年产值超过千亿元。建设了承德等一批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在天津、河北、山东等地形成了废金属、废塑料、废电子电器等回收利用集聚区,培育了北京金隅等一批综合利用龙头企业。

“资源综合利用是推动资源利用方式根本转变的有效手段,能为社会发展提供资源保障,也是解决工业固体废物不当处置、堆存所带来的环境污染的治本之策。”杜根杰说。

尽管京津冀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已初具规模,但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副司长毕俊生坦言,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还比较分散,综合利用企业与上游企业主营业务关联度低,尚未形成高效有机的产业链,区域产业集群效应还不明显。

“区域协调发展是我国工业化过程中长期未能得到很好解决的重大问题,影响着我国现代化发展进程。”毛伟明也表示。

“实施这一计划,有利于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快速发展,并形成引领我国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新增长点。”杜根杰说。

行动计划设定了未来3年的工作目标和主要任务,以及北京、天津、河北及周边地区在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中的功能定位。其中,北京将推动再生资源加工利用企业逐步转移;天津、河北等地将承接北京转移的项目,形成产业链,促进节能降耗,改善区域生态环境。

行动计划显示,力争到2017年,建设10个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协同发展示范基地,15个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示范园区,50个能够支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格局的重点示范项目,培育30家龙头企业,建成全国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创新发展的先行示范区。

同时,实现年消纳工业固体废物4亿吨,加工利用再生资源2000万吨,总产值达到2200亿元,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00万吨,减少细颗粒物排放2000吨,减少化学需氧量7000吨,节水7000万立方米,减排氨氮及其他水体污染物3000吨,减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植被破坏和土地占用5万亩。

“我们希望通过实施行动计划,发挥地区间优势和潜力,加强区域间产业对接,建立完善跨区域产业链,构建区域资源综合利用协同发展体系,探索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区域协同发展新模式,从而引导和带动全国工业资源综合利用。”毛伟明说。

杜根杰同时表示,要想实现上述目标,要紧紧围绕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发展需求,有效整合创新资源,形成定位明晰、分工合理、优势互补、互利共赢、高效运行的区域协同创新体系。

“比如推动成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加强联盟在关键共性技术攻关、新产品开发、创新能力提升、创新人才培育、先进适用技术推广应用方面平台作用,推进政、产、学、研、用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一步有机融合。”杜根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