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四年IPO被否案例大盘点:三大核心原因致“闯关”失败核心技术成“生死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依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深度挖掘了过去四年来科创板上市审核中的审核结果,截至今年7月,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总计对14家公司给出过终止审核决定。据记者梳理,这14家公司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核心技术”(7家)、“持续经营能力”(3家)和“内控及财务”(4家)三个方面。其中,关于核心技术方面存在问题是被否的最主要原因,是企业的IPO生死线,占了被否案例的一半。

一方面,科创板专注服务于硬科技类上市公司,打造了一个创新驱动的平台。为我国的科技发展、经济增长和资本市场不断进步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另一方面,科创板作为我国资本市场注册制的试验田,在发行、交易、信息披露、退市等各个环节都进行了制度创新。

回顾过去四年,超过500家公司登陆科创板,然而大量公司成功的背后也有不少“失败案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依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深度挖掘了过去四年来科创板上市审核中的审核结果,截至今年7月,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总计对14家公司给出过终止审核决定。据记者梳理,这14家公司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核心技术”(7家)、“持续经营能力”(3家)和“内控及财务”(4家)三个方面。其中,关于核心技术方面存在问题是被否的最主要原因,是企业的IPO生死线,占了被否案例的一半。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6月至今年7月,科创板IPO通过率为96.5%,这相较于深证主板和上证主板87.6%和91.3%都比较高。

由于科创板较早实行注册制,通过率较高意味着发行审核是将更多的选择权交给了市场。类似的逻辑,通过率同样较高的还包括了创业板和北交所。

截至今年7月,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库总计收录了661条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会审议结果数据,审核结果分类为四种,分别为:通过、未通过、取消审核和暂缓表决。

记者查阅上交所公告后发现,取消审核的主要原因为上市公司自己撤回申请文件或相关委员因提出回避事项无法参加项目审议;暂缓表决主要原因是科创板上市委员会现场审核提出问题,需要上市公司做出进一步的说明。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661次会议当中,91.5%为通过,4.7%为暂缓表决,2.1%为未通过,1.7%为取消审核。

科创板的定位主要为科创企业,因此科创属性是重要审核内容。据记者梳理,14家被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出具“终止审核”的决定的公司当中,有7家公司与核心技术有关。

记者注意到,浙江太美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吉凯基因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海和药物研究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天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福建汇川物联网技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核心技术方面的原因被出具了“终止审核”的决定。

具体而言,核心技术方面的原因主要的原因包括了,是否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经营、核心技术是否有先进性和核心技术是否独立等方面。

“是否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经营”的典型案例为浙江太美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人主要销售医药临床研究、药物警戒、医药市场营销等领域的SaaS产品、定制化软件以及提供相关专业服务,审核关注发行人业务模式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是否符合行业惯例和解决行业需求,各类业务应用的核心技术以及技术先进性的体现,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是在审核过程中被重点关注的问题。

针对浙江太美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报告期内,发行人未主要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未充分披露有利于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的重要信息。”

“核心技术是否有先进性”涉及较多公司,例如浙江天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审核过程中被关注的主要问题是“一是技术先进性,公司主要从事大气污染治理业务及固废处理业务,相关技术较为成熟;二是关联交易公允性及相关业务的独立性;三是船舶脱硫业务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针对浙江天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根据申请文件,发行人未能充分、合理说明:报告期内固废处理、脱硫特许经营、与施工分包和船厂改装相关的船舶脱硫系统和大气污染治理综合解决方案等业务和经营环节所涉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

此外,对于“核心技术是否独立”,典型案例为上海海和药物研究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结合发行人已开展二期以上临床试验的核心产品均源自授权引进或合作研发,发行人报告期内持续委托合作方参与核心产品的外包研发服务等情况,认为发行人未能准确披露其对授权引进或合作开发的核心产品是否独立自主进行过实质性改进,对合作方是否构成技术依赖。”

在审核问询中,持续经营能力也是被考量的重要因素之一。思必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宁波菲仕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和赛赫智能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被出具“终止审核”与持续经营能力有关。

比如针对宁波菲仕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审核中被主要关注的问题是:“一是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客户集中度较高、收入下滑、业务分部亏损的原因,新客户的开拓情况,产能利用率较低的情况下募集资金投向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和动力总成项目的合理性;二是新能源汽车电驱动业务相关资产如存货等的减值计提情况;三是公司目前整体业务净利率较低的原因;四是公司核心技术先进性的体现,与同行业公司的比较情况。”

针对宁波菲仕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根据申请文件,发行人未能充分、合理、准确说明:新能源汽车业务相关在建工程项目延缓投入的原因、合理性以及相关信息披露的充分性,相关在建工程项目继续确认利息资本化的合规性;在新能源汽车业务的收入及盈利下滑、产能利用率较低等情况下,发行人对相关在建工程、已建成产能的相关固定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性,相关募集资金项目的必要性;报告期内持续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及对利润影响的信息披露充分性。”

这种持续经营能力是在全方面的视角去看,除了主业下滑之外,比如偿债风险较大也有可能影响持续经营能力。

例如,赛赫智能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在审核中被重点关注了两个问题:“一是发行人的偿债能力和偿债风险,发行人主要资产均已被质押和抵押;二是发行人研发投入中研发领料和研发人工工时核算的准确性。”

针对赛赫智能设备(上海)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存在重大偿债风险和重大担保风险,对发行人持续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对思必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未能充分说明未来四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的预测合理性,未能充分揭示上市前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长沙兴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精英数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科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四家公司被出具“终止审核”与内控及财务规范性有关。

具体而言,内控和财务规范性涵盖因素较多,比如关键信息披露矛盾、财务数据存疑、关联交易存疑和较多的行政处罚等。

对于长沙兴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的行业归属和多项科创属性指标,包括研发投入和发明专利数量等信息披露前后不一致。发行人在审核期间,曾修改其研发费用中的高管薪酬列支情况,表明其关于研发投入的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相关信息披露未能达到注册制的要求。”

对于北京国科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关联交易占比较高,业务开展对关联方存在较大依赖,无法说明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重大专项承研业务非市场化取得,收入来源于拨付经费,发行人不符合业务完整、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能力的要求;同时发行人首次申报时未能充分披露重大专项承研业务模式,对关联方的披露存在遗漏,未充分披露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所必需的信息。2019年3月发行人在北交所挂牌与本次申报财务数据存在重大差异。发行人短时间内财务数据存在重大调整,母公司报表净利润存在995.91万元的差异,反映发行人存在内控制度不健全、会计基础工作薄弱的情形。”

对于精英数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未能充分、准确披露项目服务商所提供服务的内容、项目服务费的计费标准及确定方式,与项目服务商合作的相关内部控制不够健全。”

针对上海康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审核委员会审议认为:“根据申请文件,报告期内发行人及其子公司存在较多行政处罚,在审期间频繁出现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导致重要子公司停工停产,进而导致公司重要业务及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发行人在内控方面存在缺陷。”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